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短篇小说 > 书咄咄且休休,苒苒物华休 > 美人救英雄

书咄咄且休休,苒苒物华休:美人救英雄

小说:书咄咄且休休,苒苒物华休作者:孟灵筠

    就像是今天,小白从自己领地的第一条村庄开始走起。

    李大娘家的鸡被孙大爷家的狗给吃了,李大娘逼着孙大爷将那只狗交出来。

    小白慢悠悠的走过来的时候,时商正在给两人调解。

    其实时商并没有在调解,时商很是苦恼的揉按着他的太阳穴,李大娘插着腰指着孙大爷的狗对孙大爷大喊道:既然这畜生吃了我的鸡,那你就把它赔给我吃了!周围围观的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用一只老母鸡换一条半老的母狗,也算划算!听说这条狗还能生崽

    孙大爷把老黄狗护在身后,上了年纪的嗓音晦涩难听,犹如在锯木头一般:你放屁!你就是想坑走我的大黄!村里哪个不知,我这条大黄狗别说是偷鸡了,连鸡都不会追!你别想把屎盆子往我的狗身上扣!!

    周围围观的人群均是点头认同:老孙家的狗的确不追鸡,也不吠人

    李大娘嗓门特别大的吼道:我扣一条狗的屎盆子?你看!你看!这鸡可是从它嘴里抢出来的!!我哪里冤枉它了?!!白老爷!!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这可是我家用来下蛋的老母鸡呀!我儿媳妇就靠着它的鸡蛋补身体呀!李大娘手里抓着鸡的尸体,哭天抢地的喊着。

    周围围观的人群又传来了一阵讨论声:是呀!那鸡的确是死了呀!真的是从大黄嘴里抢下来的吗?

    孙大爷嗫嚅着嘴,找不到话反驳,破罐子破摔蛮不讲理的大吼回去:不可能!不可能!我家大黄不会去偷你的鸡的!!孙大爷嘴笨,就一直重复着一句不可能,坚持不把大黄狗交出去。

    人群中有人建议道:孙大爷,你既然不想将大黄交出去,要不你赔点钱吧!

    李大娘,你家那鸡也不见得能生蛋了,你要人家把狗赔给你就过分了!

    李大娘对着人群大吼道:我家的鸡怎么不能生蛋了?你们是不是看我一个妇人家好欺负,合着伙帮他对付我?!!

    时商夹在两人中间,周围围着一圈人在看热闹,时商看到了鸡血淋淋的伤口,眉头一皱,感觉有点奇怪。

    时商想要将李大娘手里的鸡接过来仔细看一看,就在这时,小白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人群主动给小白让出了一条道。

    小白看了时商一眼,而后看向孙大爷身后的大黄狗问道:你是不是咬死了李大娘的老母鸡?!

    大黄狗嗷呜嗷呜的叫着:不是!!是她把鸡杀死的!!但除了小白没有人听得懂大黄在说什么。

    小白了然的点点头,看向人群朗声宣布道:孙大爷的狗是无辜的!这鸡是李大娘弄死的!

    人群中一阵哗然,李大娘一听到小白的话,半蹲着撒泼叫喊道:没天理呀!都欺负我家没有男人啊!

    时商一听到李大娘的话,眼角就一直在跳,最近帮着山寨处理了很多这种小老百姓的小事,时商觉得还是行军打仗比较容易。

    时商拉着李大娘的手臂将李大娘扶起:大娘,你先起来。听听寨主是怎么说的。

    时商皱着眉头不认同的看了小白一眼:夫人,你是如何断定狗是无辜的呢?

    小白云淡风轻的说道:狗告诉我的,说鸡就是大娘自己杀的,李大娘,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就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了!

    时商听了小白的回答,第一次发现睁眼说瞎话是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时商低声在小白的耳边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别意气用事!这样会激起民怨的!

    小白无辜抬眼看向时商,天真的语气说道:真的是狗跟我说的!

    时商这下子被小白气的真不轻,喘气的速度都加快了。时商此时的心情大概就像是在他很认真很着急处理一件火烧眉毛的大事时遇到了一个一本正经在耍赖的人。

    李大娘就要对着小白破口大骂了,时商将小白拉到身后,一边安抚着李大娘,一边观察着鸡的伤口,时商发现鸡的身上虽然有狗的牙印,但最致命的应该还是脖子上的一个刀划过的伤口。

    时商幽深的眼睛轻轻地看了小白一眼,而后时商转头看向李大娘:大娘,这鸡的确不是狗咬死的,你看这鸡脖子上有刀伤,应该是你家的鸡被人偷走了,大黄将它叼回来给你的吧。时商说到后面隐秘的警告性的看了大娘一眼。

    李大娘本还想着纠缠着让时商给她找出杀鸡的凶手,因为找不到凶手,山寨一般都会给点什么作为补偿的,但是李大娘在时商警告的眼神下,只好不情不愿的接受了时商的那一套说辞。不再争辩。

    小白很看不惯时商那一套文绉绉的做法,有实力的人才不在乎什么民怨。民和我有半毛钱关系,我只是一只猫。

    两人在一起处理了一些小事后就一道回山寨了。

    两人的影子被夕阳拉长,小白其实想要飞回去,但是时商说:如此美丽的夕阳应该要在沿途慢慢欣赏。小白只好陪着时商慢慢走回去,毕竟小白还是要好好的装作迷恋时商美色的样子。

    时商很自然的就拉过了小白的手,那一双白嫩嫩的,绵软无骨的手,像极了猫爪子,像是能捏成各种形状一般。

    时商捏了捏小白的手,慢慢的走在山间小道上,欣赏着天空中最后一抹残红,时商的内心从未有过的宁静,远离了官场原来是这般怡然自得。

    时商想:世间浮华抵不过时间,星辰日月又将如何?然,世间不属于我,浮华不属于我,星辰不属于我,日月亦不属于我,唯当下属于我。(时商紧了紧握着小白的手。)

    当时商还是伤春悲秋的时候,当小白无聊到打哈欠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群黑衣人,刷刷的就冲着时商和小白跑过来,小白的眼睛一扫疲态,那一群黑衣人在小白眼里就是一捆向自己奔来的毛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