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网络原创 > 冷酷总裁温柔爱 > 第55章 四书八经

冷酷总裁温柔爱:第55章 四书八经

小说:冷酷总裁温柔爱作者:凤凰火儿

    钱姨伸出筷子在她的小手上敲了一下,愠声道:这刚从你爹地腿上把你拽下来,你就给我寻出新花样来了!你自己个没长手啊?你爹地这饭才动了几口,又要忙活你。

    爹地有在吃。季婉怡软糯地说。

    季云天放下筷子,拿起公用筷夹起一块切成三角形的金黄色玉米烙,钱姨,给,您最爱吃的玉米烙。

    钱姨伸过碗接过去,笑道:这是要堵我的嘴呐?你就这么惯着她吧,不赶紧让她锻炼着用筷子,敢情你们是想让她一百岁的时候,再随着孙子一起用勺子吃饭呐?就没见过你们这样惯孩子的。

    苏竹喝着粥回道:钱姨,不会用筷子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吃西餐也用不着筷子,实在不行就用手抓,傻小子保证不会说什么。多大点事,非得赶着吃饭的时候提溜出来,一会儿把丫头说哭了,这顿饭她又不能吃了。

    那成什么体统?季家可不出那号少调失教的人物。哎哟,这人咱可丢不起。钱姨如同被踩了尾巴尖的猫,就差嗷的一声蹿起来。

    钱姨,您老就别上这些无名火了,小竹只是打个比方,您就是让我们怡儿抓食,她也不会那么做的。欧阳汐温婉地宽慰道。

    好好个孩子愣是让那个护犊子老狼给惯坏啦!这筷子若不是我硬逼着她用,到现在还在用勺子呐!还有只要去他那儿吃饭,你就去看吧,十次就有九次他让陈嫂给她备下的都是叉子勺子,真不知道他这是疼她还是害她?亏他满肚子四书八经,不知道惯子如杀子啊?钱姨不满地絮叨不休。

    季云天隐去不悦,转首,一扬,昨晚陪怡儿熬夜了吧?早餐后你回屋补会儿觉。看了眼爱女,故意说:把怡儿交给钱你奶奶和你妈咪她们看管。

    季婉怡闷闷地把花生米送进嘴里,自己有是囚犯吗?爹地今天好过分,先是有出卖她,现在又要钱奶奶看管自己。学长接下来也不会有说自己好话,一定会说自己昨晚不肯睡觉。

    婉怡昨晚睡得不是很晚。周一扬把涂抹好花生酱的toast(吐司)递给她,顺手把她垂落耳际的一缕长发挑到耳后,拿起筷子夹起几粒花生米放在她的勺子里,端起她左手边的牛奶抿了一小口,轻轻晃动着杯子,待会儿再喝牛奶,现在有些烫,先吃面包和甜点,想吃什么我给你夹。在外公家他偶然发现小丫头对筷子的运用实在不敢恭维,像类似于花生米或切得有些过于短小精悍的菜品,她就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它们兴叹,偏偏小丫头又对花生米情有独钟,这也是上帝唯一没有偏爱她的地方,像是恶作剧般给她留下一点点无伤大雅的小瑕疵。

    钱姨看得目瞪口呆,姑爷这是预备着把小祖宗当孩子来养呐?不是,他这是找媳妇还是来领养孩子?领养孩子就算啦,他们自己还嫌少呢,巴不得有人送几个过来。

    学长有帮自己说话哦。季婉怡心花怒放,扭身把自己钟爱的花生米喂给他。

    可以喝了。周一扬把牛奶递给她,趁机夹了少许胡萝卜丁给她。

    季婉怡立时嘟起小嘴,自己有把最喜欢的花生米给他吃,他却给自己胡萝卜丁,好过分!任性地把勺子送到他嘴边,意思明确极了,谁放在里面的谁吃好了,反正她不要吃这令人生厌的食物。

    一桌子的人都被她的孩子气逗笑,皆好整以暇地观看周一扬下一步的举措。

    周一扬低头吃掉几粒,低声诱哄:听话,把剩下的吃掉,我给你夹花生米。

    季婉怡盯着他审视了几秒,似乎在揣度他的话里有几分实用性,方不情不愿地嘟囔着把胡萝卜丁填进嘴里,似是怕他变卦急急把勺子伸出去。

    周一扬宠溺地揉揉她的发心,真乖。这段时间为纠正小丫头挑食的小毛病他没少费心思,但成效一直不显著,没想到一道干炸花生米解决掉所有的问题,以后每餐在餐桌上摆放一道她喜爱的干炸花生米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小丫头骨子里的优雅局限了她不可能如其他人般豪放地直接动手取食,到时候用干炸花生米诱哄着她吃一些平时忌口的蔬菜,再尽量让她多吃一点饭,她吃得实在是太少了。

    季云天望着耐心有加的女婿,脑海里不禁划过素有第一夫人摇篮之美誉的 Wellesley College(韦尔斯利女子学院)那句堪称经典的校训:Non Ministari sed Ministare(嫁个好男人对女孩子来说至关重要)。在任何时代,一个女孩子纵使出身再高贵,才貌再冠绝,她的终极目标都是嫁作人妇。而一个深爱她,处处时时以她为中心的男人相伴左右至关重要。或许皇甫长公子与乔陌也很爱爱女,但他们却不是最适合她的那个人,爱女需要一个能无条件包容她的人,这一点只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够做到,对此他深信不疑。

    免了吧。真要那样,不出三天,我不被幸福烧死,也被你的白眼给翻死了。尹润泽不紧不慢地幽了一默。

    钱姨,您看,我要把他给供奉起来,他还不乐意,这不怨我吧?

    钱姨忍不住也笑起来,供起来倒不至于,知道他是一家之主就行啦!润泽也得知道老婆的辛苦,小竹也不是在家吃白食的人,相互体谅着点儿。两口子过日子就像拧麻绳,不管多少股相互拧着使劲准保不犯毛病。

    苏竹放下牛奶壶,拉开餐椅,钱姨,您坐。我呀打今儿起,就按照你老的教诲踩着大嫂的脚步走。

    季婉怡娇声插话:妈妈,钱奶奶是个老派的人,总是宣扬男尊女卑。还好爹地和爸爸身上都没有大男子主义的遗风,若不然妈咪和妈妈会好辛苦。不过,学长身上大男子主义好严重。

    还学会给我扣帽子啦?怎么着,你还想给那个母鸡打鸣的武媚娘做徒子徒孙呐?钱姨回过身,手指戳着她的小脑袋笑斥:我怎么把你个小祖宗先前闹腾的那茬给忘啦?自己没长腿啊,做什么让一扬背你出来?你就兴风作浪吧你,多咱我让你个小祖宗给气得伸腿闭眼,你就消停啦!在姑爷面前失神跌份儿,这老脸丢得可真是地方,姑爷这会儿指不定怎么联想自己呢!就冲自己刚才那神道落魄的表现,就是把自己看作犯了花痴的老不正经也说得过去!

    闹不好这是老天爷要她去跟老夫人和院长大哥他们会合的征兆。这她还真不怕,这些年她一直盼着这一天呢。

    云天两口子不吵不闹和和顺顺的,小汐也是个知道过日子的人,把个云天父女俩照顾得周周全全,小祖宗现如今也寻下了人家,还是云天亲自挑选的,到那边见了老夫人和院长大哥他们也交代的过去。若说不放心的,就是没见过未来的亲家,不能亲自交代他们几句话,照姑爷的品性,想必爹妈也错不了。吃过饭,去裁缝铺把做好后一直存放在那里的往生衣取回来,免得到时候叫孩子们忙乱。

    怡儿不要钱奶奶死,怡儿要钱奶奶活一千岁。 季婉怡泪汪汪地抱着她的胳膊。

    你们听听,活一千岁那模样还有法看吗?熬胶怕是都不黏糊啦!你呀,还是让那个护犊子老狼陪着你成妖吧,我得去陪你太奶奶和爷爷奶奶。钱姨不自觉心情大好,孙女的眼泪倏然间驱散尽她心中所有的不快和委屈。

    不要。季婉怡小手抹起眼泪。

    哎哟,怕了你啦! 钱姨疼得心肝肺都揪到了一起,急忙撩起围裙给她擦眼泪,不死,不死,高低不死,陪着你个小祖宗熬成千年的老妖精。哎哟,这往生衣还是缓缓再去取回来吧,这要是让小祖宗看见啦还了得?那眼泪可没人能招架得住,没的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怎么着,先把个孩子给哭坏啦。得,就这么着吧,到时候就让云天小汐他们忙活点吧。

    季婉怡得到承诺,乐颠颠地抱住她粗壮的腰身,拖着浓浓的鼻音说:钱奶奶最好了。

    那是谁昨个晚上说再也不要理我?我记着可不是南屋的耗子。一扬,帮奶奶想想是谁说的,我这脑子不好使。

    周一扬对小丫头的讨巧卖乖视而不见,沉声说:好像是有个人这么说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